「岭南·高度」岭南文化艺术馆主题藏品展


WechatIMG755.jpeg

自晚清以降,岭南书画鉴藏,多有以乡邦文献为侧重者。远自吴荣光、潘仕成、潘正炜、孔广陶、叶梦龙诸家,以主流书画鉴藏之外,兼顾粤东翰墨;近至何瑗玉、颜世清、何冠五、简又文、黄永雩、何耀光、何曼盦等,以粤东书画鉴藏之外,兼顾主流书画。尤其近数十年来,岭南以书画鉴藏著称者,莫不潜心桑梓文化,钩稽索隐,蔚然成风。以故有论者谓,纵览各地区域书画鉴藏及研究,多以岭南为滥觞者。

岭南书画鉴藏之盛,不以私藏专美。若广东省广州市及港澳地区博物馆,多以岭南书画庋藏为特色。但凡研究或鉴藏岭南书画者,无不以此为范本。今见广东省岭南文化艺术促进基金会历数年之功,搜集岭南书画若干,且选材精当,人无我有,是可谓赓续前缘,继往开来之举。

书法2.jpg

以书法论,可上溯至香山鲍俊,下迄寓粤之商承祚、朱光及今人杨之光,凡十数家。鲍俊因道光赐『书法冠场』,名重一时,麦华三谓其书法『笔阵纵横赋子虚』;叶衍兰以辞赋名世,兼擅书画;戴鸿慈、梁鼎芬、朱汝珍、区大原、岑光樾皆晚清翰林,书道乃其安命立身之本,且兼具学问文章之气;康有为以『戊戌变法』扬名,而独创之『康体』书法亦可立足;简经纶、容肇祖、商承祚以学者而雅擅临池,底蕴深厚;李仙根以《岭南书风》品评先贤,本人亦以淡雅飘逸之书风自鸣天籁;朱光则以政绩与书画鉴藏闻名,其《广州好》词传诵一时,书法罕睹;赖少其隶书人书俱老,得金农笔意。以上诸家书迹,多为各自典型风格。虽未能网罗殆尽,但可概见近百年岭南书法嬗变轨迹。

绘画方面,最早有嘉道年间之蒋莲,以人物画见称,其仕女得仇实父、顾云臣遗逸,工整秀逸。及至民国,画派林立,名家辈出。『岭南画派』,以折中中西而自出新意:陈树人之花鸟和山水,清新自然,朴实灵秀;何漆园之山水,烟云变幻,得奇峰逸韵;黎雄才之松树,雄厚苍劲,墨韵淋漓;关山月之梅花,老辣练达,独出机杼。『国画研究会』,守望传统,借古开新:赵浩公之花鸟,运笔简洁,古韵盎然;卢子枢之山水,苍浑朴茂,承宋元遗风;温其球之山水,浑厚凝重,不失古意。诸家之作,笔精墨妙,允称佳构。此外,袁松年的山水,笔墨精良,融古出新;鲍少游的山水,云烟变灭,中西交融;赖少其的山水,以焦墨为之,厚实浑朴;容祖椿的人物,赋色淡雅,清婉妍秀;何香凝的梅花,玉柄袅风,暗香浮动;叶恭绰的墨竹,文人写意,学者风范;张谷雏的荔枝,兼工带写,涉笔成趣;关良和朱屺瞻的人物山水,相得益彰,殊为难得;陈大羽画鸡,率意挥洒,形神皆备。至于今人如杨之光、林墉的人物和陈永锵、方楚雄的花鸟等,承前启后,为岭南画坛之中坚。

诸家书画,各具特色,亦各有所长。尤可圈点者,诸画于艺术价值之外,兼具文献价值,或为名家上款,或为名家鉴藏,或画家长跋,或名家题跋,异彩纷呈。如康有为致陈三立信札、为哲嗣同复书诗轴;谢稚柳题关良人物;卢子枢为周一峰绘山水;李仙根为张谷雏绘画题跋;温其球为高剑父写山水;朱光为李侠文书条幅;赵浩公为黄仲琴写花鸟;何香凝、关山月为庄世平写梅花;黄幻吾题陈树人山水;叶恭绰长题墨竹……乃典籍所未载,为洞悉近世岭南翰墨因缘及画学理论提供佐证。其他如蒋莲的人物、鲍俊的书法等,均可为广东美术史补缺,添一新篇。

书画之外,不乏通草画、广绣、广钟、广彩、广式家具、石湾陶等,均为区域文明之精粹,可窥见南粤一地于工艺杂项之艺术风采。与书画互为促进,互为补充,具浓郁的地方特色。

书画之藏,在品,在赏,在专,更在精。明人唐志契《绘事微言》尝曰:『凡收藏不必错杂。』此为古训,今人尤须足诫。广东省岭南文化艺术促进基金会起步虽晚,不足三年,然起点不低,多方搜求,已然专精一地,蔚为大观,实乃可喜可贺。所谓粤韵流芳,功在当下,泽被后世矣。今喜闻主事者广东省岭南文化艺术促进基金会艺术委员会拟编为集,付之梨枣,遂欣然命笔,聊记观感,以为小序。


·丙申新正眉山后学朱万章于京城景山小筑之南窗·


会员登录
登录
其他帐号登录:
我的资料
留言
回到顶部